Warning: file_put_contents(cache/a55db6ae9cef57ef3ae916d581c38c71): failed to open stream: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/www/wwwroot/chengbei05.cn/show.php on line 613
邀山川湖海作见证 “目的地婚礼”领文旅可播放的男gary新潮

原创 邀山川湖海作见证 “目的地婚礼”领文旅可播放的男gary新潮

中新社合肥6月15日电 题:邀山川湖海作见证 “目的地婚礼”领文旅新潮

作者 储玮玮

白皑皑的雪山、夕阳洒落的沙滩、充满野趣的森林、波光粼粼的湖泊……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选择轻量化、小而美的“目的地婚礼”,跨越千里将婚礼现场搬进大自然中,邀山川湖海见证彼此的浪漫爱情。

目的地婚礼是将婚礼庆典、婚纱摄影和蜜月度假相结合的旅行婚礼模式。婚礼举办地点不局限在家乡,而是新人自己喜欢的地点,两人单独或邀请部分亲朋挚友完成终身大事。

图为吴亚兰在云南丽江的目的地婚礼现场。(受访者供图)

安徽合肥的吴亚兰将婚礼的地址选在了云南丽江的玉龙雪山脚下。“我怕麻烦,不喜欢接亲环节,也不愿活在别人的眼光里。”吴亚兰说,让婚礼回归纯粹,既有浪漫的婚礼仪式,又可以游览景点,更营造了二人的专属回忆,很有意义。

吴亚兰还算了一笔账,传统婚礼需要车队、婚庆策划、场地租赁等,一场婚礼的花费需要约10万元(人民币,下同),而目的地婚礼仪式费用是2万元,还包含婚纱照。“我们一家老小都去了,一起玩一趟也很实在,加交通住宿共花了5万元。”她说。

婚礼结束后,吴亚兰和爱人回老家办了答谢宴。他们对这样的婚礼很满意:“很多亲朋好友都来了,没有仪式纯吃饭,反而吃得很放松,像一场私下聚会。”

来自北京的杨雪则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自己在新疆的目的地婚礼,这一场只有两人的婚礼引来网友围观祝福。“婚礼结束一年了,还是忘不了我们6月在伊犁草原上,眼含热泪念誓言的样子。”她说,自己找的是一站式服务婚策机构,一开始还担心距离遥远又人生地不熟被糊弄,“这类婚礼策划逐渐成熟,我们没有‘踩坑’。”

“现在年轻人主打一个‘我的婚礼我做主’,同时促进了婚恋旅游产业的发展,国外的古堡、异域风情的婚礼同样热门。”婚礼主理人姜维说,中国目的地婚礼在三亚、大理等地都已形成相对完整的产业链,而皖南的“徽派”婚礼也开始受关注。她计划在安徽黄山策划青砖黛瓦徽州庭院、千年文化古镇和乡间野趣等主题婚礼。

今年5月20日,徽州目的地婚礼推介会在黄山徽州区举行,“爱情经济”成为文旅产业升级的新引擎;云南大理已成立全国首家目的地婚礼行业协会,打造出全海景水台婚礼、苍洱草坪婚礼、别墅婚礼、白族院落婚礼等30多款不同类型产品,推动大理目的地婚礼产业健康发展;《三亚市婚庆产业发展专项规划(2023-2025年)》指出,要创新“婚庆+旅游+免税”的产业融合发展路径,顺应消费升级大趋势,深挖“甜蜜金矿”。

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副教授王云飞认为,目的地婚礼反映了年轻人追求个性化和自由表达的价值观。以追求忠贞爱情为前提下,年轻人不拘泥于传统仪式的约束,他们的行为方式中体现的是自我情感和理想的张扬。但也伴随着亲友参与度、自然环境保护、地方文化习俗等问题,所以也需全面考虑找寻一个平衡点,这样既能符合自我意愿,又能体现婚姻仪式的庄重。(完)

  房票买卖的折扣能达到多少?据苗先生所言,小额房票大概是9-9.2折比较多,大额房票能达到8-8.5折,但也随着市场变化有所浮动。“我一开始是打算8.8折出手,因为很多中介也参与卖房票,价格被他们压得很低。但最近价格好像又上去了,因为同城其他地区新发布的政策都规定房票不能转售,我们这的还可以,就突然热门了,所以我打算再观望一下。”

  近日,芜湖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发布《芜湖市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转住房公积金贷款实施办法》,自2023年12月1日起,可办理“2016年12月31日(含)之前已发放的商业贷款”“商转公”业务。

  冯栢文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澳中两国近期就葡萄酒和风塔达成共识是一个积极进展。这标志着两国具备建设更加顺畅贸易关系的潜力。他同时提到,中国近期终止对澳大利亚进口大麦征收合计80.5%的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,为澳大利亚大麦出口商重新进入中国市场铺平了道路。

  建立中国(新疆)自由贸易试验区(以下简称自贸试验区)是党中央、国务院作出的重大决策,是新时代推进改革开放的重要战略举措。为高标准高质量建设自贸试验区,制定本方案。

  在欧阳千里看来,面对提价,经销商是既高兴,又恐慌。“高兴的是,库存即将升值,恐慌的是,终端实际成交价是否能够如期上涨,一旦不能上涨,或许会有更多不可控的事情发生。”

  2022年7月被双开,同年底被判有期徒刑9年,法院查明其从2002年至2021年,郭庆利用多个职务上的便利,在房地产开发、规划调整、工程承揽、违建处罚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或通过特定关系人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1247万余元,获利孳息780余万元。